选择语言:
  • 1
  • 2
  • 3
联系我们
  •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太原理工大学

       虎峪校区图书馆 

    电话:0351-6014519

       13403466242

    传真:0351-6014038 
    邮箱:602111633@qq.com
    联系人:罗女士 
普利策奖作者荐奥巴马读环保书(组图)
2015-8-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3779          作者:未知
  • 普利策奖作者荐奥巴马读环保书(组图)

    2015-08-04 09:37:58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
    0
    小说家安东尼·多尔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

      多尔回忆说,自己很小就开始读书,“在我父母的家里,几乎每一件家具顶上都有一摞书。所以在我成长的环境里,书是一种图腾,无处不在。”
      早报记者 邢春燕
      自今年获得普利策奖后,小说《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摆在了美国每家书店最显眼的位置。作为美国小说家的安东尼·多尔将故事放在了二战时期的法国和德国,就是这样一部似乎与美国毫无关系的小说,却成了一部畅销书。《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中文版日前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在获得普利策奖时,评委会这样评价这部小说,“这是一部由二战激发而创作的小说,富有想象力又错综复杂,通过简短优雅的篇章,探索人类本性和技术之间矛盾的力量。”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是多尔的第五部作品,耗时十年完成,小说发表于2014年5月,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失明法国女孩和一个德国男孩在各自的战争生活中苦苦求生,最后是电波将两个人的命运拉进了同一座城镇。
      儿时
      书是无处不在的“图腾”
      安东尼·多尔被认为是******才华的美国新一代作家,这样一位作家有怎样的阅读口味呢?《纽约时报》曾专访过安东尼·多尔,谈及阅读经历,多尔表示,自己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读过保罗·鲍尔斯的《遮蔽的天空》。“我非常幸运,因为不管是我妈妈还是当地的图书馆员都没有说过,‘这不是你这个年龄该读的东西,你读不懂的。
      多尔回忆说:“在我父母的家里,几乎每一件家具顶上都有一摞书:卫生间马桶上,厨房的橱柜里,父亲地下室的工作台上,甚至车库里可能都有书(可能是养蜂手册)。所以在我成长的环境里,书是一种图腾,无处不在。每个周三晚上,父母允许我和兄弟们把书带到餐桌上,边吃饭边读。我喜欢读儒勒·凡尔纳和克利弗·S.刘易斯,以及《老鼠和摩托车》、《红色羊齿草的故乡》和《白牙》,现在只要瞥一眼《哈迪男孩》系列丛书那蓝色的书脊,或者艾兹拉·杰克·季兹的《下雪天》里一页明亮的插图,儿时的记忆就如潮水般涌来。”
      《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中有很大一部分内容描述电波对人和战争的影响,70年前的电波相当于现在的互联网,作家多尔始终关注科技的发展,他在《波士顿环球报》上还曾开设科学丛书专栏,他最喜欢的科普书包括刘易斯·托马斯的《细胞生命的礼赞》、哈洛德·马基的《食物与厨艺:蔬·果·香料·谷物》、雷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理查德·道金斯的《拆散彩虹:科学、妄想和对奇观的嗜好》。
      给奥巴马推荐环保书
      《纽约时报》在采访多尔时曾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你可以要求奥巴马读一本书,会是哪一本?”他给奥巴马推荐的书也是一本科普环保书——西尔维亚·厄尔的《世界是蓝色的:我们的命运和海洋合二为一》(The World Is Blue: How Our Fate and the Ocean’s Are One)。“这是明智的请求,阻止我们对世界海洋生态系统的破坏。厄尔呼吁,每个当权者都应该更关注海洋的健康。”
      是哪一本书成就了现在的多尔呢?他的回答是鲍勃·格林的《忠于学校:1964年日记》(Be True to Your School: A Diary of 1964)。“我不太记得这本书的内容了,但是我们十年级的英语老师杰伊先生让我们读了这本书,并且让我们每天写日记。我立刻爱上了这种习惯,这种用句子记录生活的方式。夏天到来时,我也没有停止,实际上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将经历转换成语言——这让我成为一个更加细心的人。”
      多尔最喜欢的小说家是W.G.泽巴尔德、弗吉尼亚·伍尔夫或者赫尔曼·梅尔维尔。但他强调,“伟大的作家不应该被排名,至少我不会排名。有时候你可能喜欢玛格丽特·尤瑟纳尔,有时候又喜欢洛丽·摩尔。”
      在多尔心目中,安妮·卡尔森、J.M.库切、戈马克·麦卡锡是在世的最伟大作家,他们写的东西他都会读。“玛丽·鲁艾佛(Mary Ruefle)一有新作品,我会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去阅读。安德烈娅·巴雷特的短篇小说构思奇妙。玛吉·尼尔森(Maggie Nelson)才智耀眼。玛丽莲·罗宾逊是我的偶像。读托马斯·品钦,你会得到纯粹语言上的快乐。史蒂文·米尔豪瑟也在继续写出令人惊艳的作品。我迫不及待地读希拉里·曼特尔的《狼厅》。”
      赫尔曼·梅尔维尔的《白鲸》、安妮·卡尔森的《红色自传》、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以及被收录在安·查特斯(Ann Charters)主编的短篇小说集《垮掉派作品便携式选集》中的《故事和它的作者》,这些书是多尔会反复阅读的书。尤其是《垮掉派作品便携式选集》有1600页,收录了115篇短篇小说,“这或许是******一本我在过去20年反复看过的书。”


      作为作家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之一是“哪些如雷贯耳的书没有读过”,多尔很坦率地说,“我没有读过勃朗特三姐妹的任何一本书,也没有读过《可兰经》。没读过《启蒙辩证法》或者《源氏物语》(我刚得知这本书对日本文学史的意义就如《荷马史诗》对西方文学史一样重要)。”
      哪些书是多尔的枕边书呢?作家的回答是“詹尼·奥菲尔的《猜测部门》、奥尔罕·帕穆克的《我的名字叫红》、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人类简史》我刚读到‘人类将自身成功归因于写小说的能力’这里——小说家恐怕都会强调这部分内容”。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2016 山西图联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晋ICP备12002112号-1